• <tr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small id='b3u0S3fv'></small><button id='b3u0S3fv'></button><li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3u0S3fv'><option id='b3u0S3fv'><table id='b3u0S3fv'>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tbody id='b3u0S3f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3u0S3fv'></u><kbd id='b3u0S3fv'><kbd id='b3u0S3f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3u0S3f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3u0S3f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3u0S3fv'><em id='b3u0S3fv'></em><td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legend id='b3u0S3f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3u0S3f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q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/noscript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3u0S3fv'><i id='b3u0S3fv'></i>
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娱乐 > 明星
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对外政策这一年:连地平线都在摇晃
                来源: 重庆新闻资讯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

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对外政策这一年:连地平线都在摇晃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,特朗普打着“美国优先”的旗号,在反自由贸易、反传统同盟、反多边主义的道路上一路狂飙,美国从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建设者变成破坏者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表示,特朗普可能是“标志一个时代结束的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以来,特朗普在全球发动了贸易战。对这场特朗普一手挑起的“战争”,他本人自豪地称自己是个“关税人”,吹嘘对中国加征的关税让美国月入数十亿美元。据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专家爱德华 艾尔登统计,迄今,美国已对约3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了10%或更高的关税,遭到外国关税报复的出口商品规模近1500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对特朗普挑起的逆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浪潮,国际社会深感担忧。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,全球贸易体系正开始动摇。如果世界多边贸易体制遭到破坏,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下降2.4%,60%的全球贸易将会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国与传统盟友的关系,正陷入二战后最为尴尬和紧张的时期。在特朗普眼里,欧盟是敌人,北约里面有一些“老赖”。欧洲领导人对特朗普的感觉,越发变得“恐惧、厌恶、担忧”。这一年,德国总理默克尔不时表示,特朗普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只有一个赢家,这会毁掉世界和平,“欧盟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”。近期,法国总统马克龙说,在国际协定上,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反复无常,“这是疯狂的”。他强调,美国如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主要受害者是欧洲。马克龙呼吁建立一支“真正的欧洲军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欧洲民众对美国的信心已降至历史新低。5月,德国老牌民调机构“政治晴雨表”的调查结果显示,只有14%的德国人认为美国是可靠的伙伴;认为中国、俄罗斯可靠的民众比例,分别是43%和36%。美国一些机构也得出与此类似的结论,比如,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对25个欧洲国家进行了调查,结果显示,对“特朗普能否在国际事务上明智行事”的问题,只有27%的欧洲民众表示有信心,这一比例在法国低至9%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国内,也发出了针对特朗普政策的最新严厉警告。12月20日,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宣布辞职。《纽约时报》文章认为,马蒂斯在他的辞职信中,对特朗普“拒绝盟友”提出了最严重、最公开的抗议。特朗普一意孤行宣布从叙利亚撤军,只是导致马蒂斯辞职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国国内不断发出惊呼:特朗普“抛弃朋友而拥抱敌人”。7月,特朗普在赫尔辛基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,两位领导人当时表示,叙利亚内战、《中导条约》和乌克兰问题是主要话题。但是,这场两个小时的闭门会见,只有两人和翻译在场,具体讨论情况外界不得而知。在随后的记者见面会上,特朗普的表现被美国国内定性为“叛国行为”,是“历史上美国总统在国际舞台上最令人羞愧的表现”。连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金里奇都不得不承认,“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犯下的最严重错误”。回国后,特朗普在白宫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,称自己在一个关键表述中把“不”说成“是”,给外界造成了一种错误印象,即:在“通俄门”问题上,他信任普京,而不信任美国情报部门。

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今年的一系列外交举措,在美国国内被批为“根本没有价值底线”。在《华盛顿邮报》沙特籍记者卡舒吉谋杀案问题上,白宫发表了根据特朗普口述拟就的声明。特朗普在声明中称,他支持沙特领导人,沙特是美国的主要中东伙伴、世界主要产油国、美国军火的重要出口国。声明表示,“可能永远无法知道卡舒吉被谋杀的全部事实。萨勒曼王储也许知道、也许不知道这一事件”。对这种公然的“冷血交易”,美国智库芝加哥全球事物委员会主席达尔德认为,特朗普从根本上毁掉了世界对美国的信任。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感叹说,“全世界的金钱也不足以买回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国家信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今年的联大会议上,特朗普明确表示反对全球主义、拥抱爱国主义。在特朗普的指挥下,美国不断退群毁约。

                5月,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朗核协议。特朗普表示,该协议不足以阻止伊朗的民用核计划,不能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侵略性行动。8月和11月,美国对伊朗启动了两轮制裁。迄今,国际原子能机构评估认为,伊朗并没有违反协议。

                6月,美国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,理由包括“以色列所受到的持续的偏见”“中国和委内瑞拉等国对人权的侵犯”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10月22日,特朗普威胁要退出1987年《中导条约》。世界核裁军机制处在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
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身边人抱怨,“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在一分钟内改变主意”。6月,特朗普在新加坡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,朝鲜半岛局势走向缓和。但个中的反复,使外界对局势未来发展很难有稳定预期。特朗普在3月宣布会晤计划,5月底宣布取消,随后又表示计划照旧。曾调派航母大兵压境、对朝鲜极限施压的特朗普,现在自称“和金正恩爱上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国社会已经难以对特朗普构成有效制衡。美国战略界对特朗普对外政策发出批评声音时,特朗普视之为“幼稚的抱怨”,认为正是他们对外将美国拖入近20年的战争、对内被国内选民抛弃。在特朗普眼中,这些人早已颜面扫地,而他是个聪明人,给自己的执政打分“A+”。他说:“除了林肯外,我最有总统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自奥巴马政府后期,美国内顾倾向强化的迹象就开始显现。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56%的美国民众认为,美国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,让其他国家管好他们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本身正是美国社会分裂的产物,上台后又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。特朗普的言行和纵容,“打开了仇恨的闸门”,极右翼势力在美国沉渣泛起。《华盛顿邮报》今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超过1000万美国民众不排斥极右翼思想。当前,白人至上主义者、新纳粹分子、反移民狂热分子、反犹主义者、反政府民兵和“主权公民”不时兴风作浪,从政府到社会各个阶层,对立情绪日益恶化,美国社会形态从“橄榄型”加速向“哑铃型”转变。分裂的美国国会,将加剧美国政治系统的失能。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会更加分裂、更加内顾,对外政策的随意性可能变得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位特朗普政府高官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发表匿名文章感叹称,“真正值得担忧的,不是特朗普在总统职位上的所作所为,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对他的行为视若无睹。我们和他一起堕落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史蒂夫 沃尔特、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中东战略项目主任格兰德等人认为,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造成了种种混乱,国际秩序受到了严重冲击,连“地平线都在摇晃”。在他们看来,大混乱之中,有一点是肯定的:冷战后美国单极时刻结束,美国在全球推进美式价值观时代结束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采访时,基辛格表示,当前是一个非常非常严峻的时期,“没有美国的世界诞生于特朗普时期,这有点讽刺,但不是不可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本报北京12月25日电

                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 刘平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版权和免责申明

                凡注有"重庆新闻资讯网"或电头为"重庆新闻资讯网"的稿件,均为重庆新闻资讯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重庆新闻资讯网",并保留"重庆新闻资讯网"的电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品牌栏目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新闻资讯网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