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阅读: 缉毒女警:早已拟福山大樱桃好遗书,家人最怕我说“出去一下”

缉毒女警:早已拟福山大樱桃好遗书,家人最怕我说“出去一下”

2019-06-17 09:32:48来源:腾讯新闻

中缅边境德宏,

边境线漫长蜿蜒,

这里毗邻世界毒源地“金三角”,

是严守境外毒品内流渗透的第一道防线,

在这里,却有一群身怀绝技的“女子天团”,

她们跟踪、设伏、侦查、抓捕……

她们用细腻、耐心、柔软对抗毒贩……

近日,记者走进云南省德宏州芒市边境管理大队女子侦查组。作为一支特殊的“女子侦查组”,自2015年6月组建以来,屡破大案,至今共查获毒品案件118起,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23名,缴获各类毒品320余公斤。

“我在心里面连遗书都拟好了”

德宏边境线上秘道多,山高林密,面对狡猾的犯罪分子,侦查组的成员时常要在草丛里潜伏长达数小时。

缉毒侦查员李姗姗回忆她的第一次侦查:在紧挨着缅甸的一个村庄,人烟稀少,具有很强反侦察能力的毒贩,利用环境特点进行交易。那天下午,她和其他队员潜进一片草丛中,盛夏蚊虫很多,到了晚上,脖子上被叮咬的包已经连在了一起,奇痒变成了刺痛。

凌晨,两名毒贩现身。看着毒贩越来越近,李姗姗心跳加快,3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,她全身冒冷汗,当侦查员们从草丛中冲了出去。李姗姗举着摄像机,全景、方向变化、关联方式、抓拍……现场取证。

图为队员对案情进行分析研判。

1993年出生的李姗姗在女子侦查组年龄最小,但姐姐们经历的危险离她并不遥远。

2016年5月1日下午两点,缉毒侦查员王可欣的家庭聚会刚开始,电话就响了,目标在遮放镇附近出现,外勤箱子提回家,还没有打开,就又拎着出门了,“家人最怕听到的就是我跟他们说‘我要出去一下’。”

对于女子侦查组来说,危险的外勤工作是家常便饭,要随时准备好生活用品,说走就走,一个电话必须立刻到位。

有一次,一名女性毒贩在审讯过程中突然毒瘾发作,毒瘾导致的癫痫让她颤抖不止。王可欣怕她咬到舌头,马上上前查看,不料毒贩一口咬住她的手不放,更可怕的是,之前毒贩交代自己患有艾滋病。

“很疼,虽然体检的时候没发现毒贩有艾滋病,但当时我还是心惊肉跳了好久。” 王可欣说,手上的伤疤至今还隐隐可见,“很危险的时候,我在心里面连遗书都拟好了,但我从没有后悔过。”

“毒贩不全是影视剧里演的那种”

一次对交通工具的查缉勤务中,在例行检查一辆中巴车时,一名带着一个小男孩的孕妇引起了缉毒侦查员邱艳萍的注意。

检查中,孕妇大闹起来,被带到执勤场检查室后,官兵们还是没从她身上查获任何违禁物品。见嫌疑人心情急躁,邱艳萍开始仔细观察嫌疑人的穿着打扮后,邱艳萍让孕妇起立,一个颗粒状的东西从嫌疑人裤脚掉了下来。最终检查结果是,嫌疑人体内藏匿有20多颗毒品。

图为队员合力抓捕犯罪嫌疑人。

缉毒侦查员梁静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与办案,带毒的是一名缅甸傣族妇女,破旧的衣服上沾满了灰尘,年纪不大,却弓着腰,身上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。

在做笔录时得知,这名缅甸妇女有4个孩子,最大的8岁,最小的两岁不到,家里丈夫意外身亡,只留给她半亩地,她忙着带孩子没空干活,邻居牵线让她带毒,一次给她报酬300元人民币(下同),身上的50元就是提前给的报酬。

“看着那位缅甸妇女的眼睛,一种无力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” 梁静说,“那一刻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要尽自己的努力减少家庭的破碎,让每个孩子都能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,让每个老人都能儿孙相伴。”

工作几年下来,姑娘们发现毒贩们不全是影视剧里那种阴险狡诈、穷凶极恶的形象,很多贩毒集团的头目会在境外遥控指挥,用金钱诱骗那些极度贫困、失去经济来源的边民替他们犯险运毒,孕妇带毒、哺乳期妇女带毒、未成年少女带毒等女性贩毒案件时常发生。

钻车底、爬货厢、查货物,查看客车上旅客呕吐过的垃圾桶,清洗体内藏毒人员排泻出来的毒品,是侦查组姑娘们的日常工作。

“需要我们是什么角色就是什么角色”

2017年4月22日,几名嫌疑人入住德宏瑞丽的一家酒店。酒店监控设备损坏正在维修,侦查员们对房内情况一无所知。嫌疑人每一次出门都有可能去交易毒品,如果不能确定房间里的情况,很难实施抓捕。

接到命令,缉毒侦查员朱敏要化装后前往房间侦查。化装完毕,朱敏找借口进入嫌疑人住的房间,观察后迅速离开。

图为日常训练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狡猾的毒贩几次改变交货地点,最终在芒市交易。在芒市,嫌疑人出现后,朱敏装着打电话接近他,突然一辆摩托车从街道一侧驶来,停在男子跟前,骑车的人转身就走。

嫌疑人上前开车想离开时,朱敏走过去问:“大哥现在几点了?我手机没电了。”嫌疑人一愣,朱敏迅速拔下车钥匙,埋伏的侦查员立即将嫌疑人制服。

有一次,刚到女子侦查队的王可欣装扮成学生,和战友一起在芒市汽车站附近跟控一个犯罪嫌疑人。那人警惕性非常高,每向前走十几步就会快速回头观察一下,为了应对他时不时的“猛回头”,大家不停地更换队员跟控。

“换到我时,他进了汽车站并买了票,我就跟进去了。后来他上了大巴,我在车下想确认他的座位。眼看汽车要开了,他突然又走下来,一下子和汽车旁边的我眼神对上了。” 王可欣记得很清楚,当时离得很近,对方眼神里充满怀疑和警惕,“自己当时脑子‘轰’地一下就炸了,心跳加速,却努力保持平静,没有回避对方的目光。”

王可欣离开后,再次绕到那辆大巴附近,在嫌疑人的视野盲区确认了车牌号和嫌疑人座位位置,最终协助战友们抓到了嫌犯。

图为队员们对缴获的毒品进行拆分。

像这样的化装跟踪侦查,女子侦查员几乎每天都在进行。许多毒贩的反侦察能力很强,给破案带来了一定的难度,但因为他们对女性戒备较低,所以女子侦查员有时能发挥很大作用,宾馆前台、路边小妹、情侣夫妻……在工作中,她们装扮成各种角色。

她们说,“平日里都是便装,需要我们是什么角色,就可以是什么角色。”

2015年以来,

这支特殊的“女子侦查组”,

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1次,

个人二等功1人次,

个人三等功12人次,

被誉为“刀尖上绽放的铿锵玫瑰”。

注:为保护缉毒人员安全,采访对象脸部均经过处理,文内人物名字均为化名

作者:缪超 田洪涛 图片来源:德宏芒市边境管理大队供图

[ 位置: 首页 > 游戏 > 主机游戏 责编:丁宝秀 ]
阅读剩余全文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