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small id='b3u0S3fv'></small><button id='b3u0S3fv'></button><li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3u0S3fv'><option id='b3u0S3fv'><table id='b3u0S3fv'>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tbody id='b3u0S3f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3u0S3fv'></u><kbd id='b3u0S3fv'><kbd id='b3u0S3f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3u0S3f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3u0S3f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3u0S3fv'><em id='b3u0S3fv'></em><td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legend id='b3u0S3f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3u0S3f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q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/noscript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3u0S3fv'><i id='b3u0S3f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一个深度贫困村的“扫黑除恶”:村两委被把持,专班进驻整治

                重庆新闻资讯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1-29 15:41:20

                一个深度贫困村的“扫黑除恶”:村两委被把持,专班进驻整治

                何辉随工作专班刚进驻柴湖镇鱼池村的时候,听到周围百姓对这个村有一种“三子”说法:提水袋子、土匪寨子、生病秧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提水袋子意思就是天下大雨的时候,鱼池村就变成了“沼泽”,到处都是水;土匪寨子就是指这个村子强人、恶人比较多;生病秧子则形容村子里患病者较多。

                何辉是湖北省钟祥市委办政研室副主任,他告诉澎湃新闻,在扶贫攻坚过程中,钟祥市委、市政府调研发现,深度贫困村鱼池村财务混乱、工作瘫痪、班子散乱、上访不断、民风强悍,群众怨声载道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5月,经过前期调研,钟祥市委、市政府决定,由市委政法委牵头,在鱼池村开展“扫黑除恶”和“整治干部作风、整治发展环境”活动,工作专班随即进驻。

                随后,鱼池村的村两委班子中,村支书、分管政法的村委会副主任被抓,村集体资产清理、财务清理同步展开。整治干部作风、配齐村两委班子,重新评定贫困户、理顺群众情绪,“扫黑除恶”正推动鱼池村走上一条由乱到治的涅槃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深度贫困的移民村

              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为支援国家重点水利工程丹江口水库建设,4.9万河南淅川群众离别故土,辗转搬迁至钟祥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柴湖经济开发区官网资料显示,安置区域是长满芦苇的沼泽地,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为“大柴湖”。当时国家仅配发移民每人289.74元建房费用和每户150块打灶砖、15公斤柴草。移民们白手起家,在这里开垦出第二故乡。

                柴湖镇是全国最大的移民集中安置区,鱼池村是柴湖镇唯一的深度贫困村。目前,全村327户1235人,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.8亩,人多地少、资源贫瘠,村民们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种田和打工。

                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,目前鱼池村集体负债60余万元,2017年人均纯收入只有4107元,村内贫困户占比达17.4%。

                何辉说,他们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1996年村里发生的一起命案可能给村民们留下了阴影。一个雨夜,时任村支书在河边大堤遇害,受当时的办案条件等因素影响,案件至今未破。柴湖镇派出所所长杨洪说,警方一直没放弃对案件的侦破,将其作为重点案件还在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村民对这个支书念念不忘,“非常好的支书,下大雨自己家的东西不顾,先去看看村里谁家漏水了”,何辉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凶案的发生使得村民们即使遭到欺压也敢怒不敢言,而村两委班子不理政也使得民风变得强悍,“自己狠才有出路”。于是村集体资产被霸占等种种乱象开始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何辉看来,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村两委班子的涣散和混乱。过去十几年里,鱼池村经历了恶势力拉帮结伙,暴力破坏选举,把持基层政权、欺压百姓的灰暗时期。

                无法正常换届的村两委

                全玉清2005年之前曾担任过鱼池村的党支部书记,他回忆,2005年之后,村里的选举就没有成功过,“拉家族观念,送烟,他们推选的人,票数过不了就把选票撕了,实现不了正常换届”。何辉说:“鱼池村每当换届选举之前就有人拉票,到处贿选,选举工作不能正常进行,无奈只能上级任命,20年换了11任村支书,都成为了临时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常选举被破坏,也导致全新波等人长期把持村两委班子。鱼池村妇女主任杨新芝说,全新波从上世纪1999年就开始由担任村会计进入村两委班子。在她看来,全新波工作能力是有的,只是后来变得“贪玩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派出所所长杨洪介绍,被抓的村支书全新波、村委会副主任全书杰从2009年就搭班子一直到案发,2016年当时在任的村支书因为遭到全新波等人的排挤,无法开展工作,最后选择辞职。

                杨新芝说,除了自己负责的事,村里的一些工程项目之类的重大事项,全新波从来不告诉自己。村两委很少开会讨论事情,一年也就开个两三次,村民代表大会则一年也开不了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据杨洪的描述,全新波近年来处于一种中午喝酒,下午打牌,晚上还喝酒的状态,案发搜查时,查出全新波一万多元的早餐欠条。

                后来调查还发现,2010年的时候全新波曾以杨新芝的名义,虚报2005年的人口普查款1500元,并将这笔钱占为己有。而杨新芝告诉澎湃新闻,她是在工作组进驻之后对村里财务进行清理审计时才知道这件事的。此外,全新波还多次以别的村干部的名义虚报环境整治工程款等,而这些钱最后都进入了全新波自己的腰包,全新波等人对村两委的把持可见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荆门市教育驻村工作队队员张卫国是2017年7月开始驻村的,他告诉澎湃新闻,刚开始愁的不得了,鱼池村有精准扶贫对象57户,但群众普遍反映村干部在贫困户认定工作中不公开、不公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精准扶贫做不到精准,贫困户认定有优亲厚友的,有的贫困户连自己是贫困户都不知道”,张卫国说,“这不但造成干部群众对立,而且导致帮扶越多,错误越大,扶贫工作最终交不了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位身患先天性的多发性纤维瘤的村民说,他因为患病难干重活,妻子也患有甲亢。自己曾找过全新波申请认定贫困户,总被告知下次有了名额再说。

                扫黑除恶“第一枪”

                钟祥是一个农业大市,下辖17个乡镇,3个国营农场, 2个经济开发区,总人口103万,农村人口近80万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了掌握全市农村地区涉黑涉恶情况,2018年5月,钟祥27名市领导带队到全市491个村开展调研。调研发现,农村地区涉恶现象大量存在,突出表现在部分地方恶霸恶势力横行,相互之间拉帮结派,暴力破坏选举,干扰村两委正常工作,强揽工程,欺压百姓,群众敢怒不敢言。部分村两委班子软弱涣散,村内财务管理混乱,致使村内工作处于瘫痪状态。部分村集体资产长期被少数人霸占,村干部与恶势力串通一气,贪污受贿、吃拿卡要,群众上访不断。

                钟祥市委、市政府决定,将扫黑除恶治乱与农村基层“拍蝇”、“毁伞”相结合,通过惩治贪腐、建强村级党组织,铲除黑恶实力滋生土壤。

                试点先行,鱼池村成为首批引路典型。钟祥市政法委牵头,市纪委监察委、公安局、审计局、财政局等近十个部门参加整治专班。

                5月下旬,工作专班进驻鱼池村后开展了全面走访,但走访并不那么顺利,“村干部在的时候不敢说,儿子说的时候母亲在旁边扯袖子不让说”,何辉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了获得百姓信任,由钟祥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、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、治安大队刑侦大队以及基层派出所干警组成的“扫黑除恶”工作专班打响了“第一枪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负责政法工作的村委会原副主任全书杰,因为在当地的一家企业挂职的要求未得到满足,纠集部分村民驾驶拖拉机、三轮车将企业出入口长时间封堵,致使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受到严重影响并造成上万元经济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杨洪介绍,5月底,警方对全书杰采取强制措施刑事拘留,6月29日,全书杰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批准逮捕。随后,工作专班将扫黑除恶的公告印发了100份,张贴在村内各个角落,召开了全村的扫黑除恶动员大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原准备300人参加的会议,最后到会500多人”,何辉说,村里还设立了6处举报箱,发动群众。工作专班先后收集群众书面举报51份,8人当面举报。核查案件线索148条,立案23其,破案21起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29人次被处理,其中经济处罚12人,行政拘留12人,刑事拘留6人。逮捕包括原村支部书记全新波、原村委会副主任全书杰在内的犯罪嫌疑人4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三个一律”

                在“扫黑除恶”的同时,工作专班还组成了财务审计工作组和集体资产测量核实工作组,清理村集体资产资源,摸清家底;清理村级财务,理顺账目,寻找贪腐线索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近两个月的工作,工作组清理出村集体机动地、鱼塘等53处200余亩集体资源,231万元集体资产,并在村里张贴了公告,将清理结果公示。

                何辉介绍,为了平息民愤、争取民心,对清理出来的问题实行 “三个一律”:欠群众的款项一律兑付,侵占村集体资产的一律收回,违法乱纪人员一律追究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清理还发现,全新波涉嫌贪污、侵占移民后扶贫资金19万余元,在纪委监察委以及财政局等单位的配合下,公安机关将全新波刑事拘留,目前其已被移交钟祥市纪委监委留置审查。

                人抓了,班子要重新配齐。钟祥市委从柴湖镇机关中选派了干部王殿忠担任村支部书记,他曾在别的村担任村支部书记,后经报考公务员进入镇机关工作,工作经验丰富,能力较强。此外还通过群众推荐、组织考察,选出3名党员充实到村支部领导班子中。

                配齐班子的同时,工作组在鱼池村的党员干部中开展“整顿干部作风、政治发展环境”专项活动,推动基层党建,净化村内政治生态。

                何辉介绍,工作专班还开展了全面普查、疑点筛查、难点核查、评议补差、公示再查等五轮大走访大调查。经调整,在原来的57户贫困的基础上拿掉了不符合条件的30户,新增贫困户4户,最终确定了贫困户31户,一些因病致贫的家庭被纳入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理顺了群众情绪,美丽乡村建设和扶贫工作就好推进了。何辉介绍,村里聘请了专业的规划设计部门,对村里水系、道路、住宅和农田进行规划,确保农田旱涝保收。在产业发展方面村里还引进了企业,种植精品蔬菜,带动村民增收。

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