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small id='b3u0S3fv'></small><button id='b3u0S3fv'></button><li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3u0S3fv'><option id='b3u0S3fv'><table id='b3u0S3fv'>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tbody id='b3u0S3f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3u0S3fv'></u><kbd id='b3u0S3fv'><kbd id='b3u0S3f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3u0S3fv'><strong id='b3u0S3f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3u0S3f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3u0S3f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3u0S3fv'><em id='b3u0S3fv'></em><td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big id='b3u0S3fv'></big><legend id='b3u0S3f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div id='b3u0S3fv'><ins id='b3u0S3f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3u0S3f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3u0S3f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3u0S3fv'><q id='b3u0S3fv'><noscript id='b3u0S3fv'></noscript><dt id='b3u0S3f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3u0S3fv'><i id='b3u0S3f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新兴关键矿产,中国不能被“卡脖子”

                重庆新闻资讯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1-29 21:29:52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香山科学会议上专家热议——新兴关键矿产,中国不能被“卡脖子”

                新兴关键矿产,也被称为新兴战略性矿产,是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原材料。在8月28日—29日召开的香山科学会议上,专家呼吁,中国亟待提升对新兴关键矿产资源的富集机理研究、开发利用和统筹规划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,到处都是新兴关键矿产的用武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丹辉介绍,在新能源汽车产业,锂是锂离子动力电池正极材料和有机电解液的重要原材料;在高端装备制造产业,铷、铯是卫星导航产品的重要原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曾有学者计算,20世纪80年代的计算机芯片仅含有12种化学元素,而21世纪的高速大容量集成电路则包含61种化学元素。新增加的49种元素中,包含15种稀有矿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新兴关键矿产不但具有重要的经济性,同时分布极不均衡,又存在较高供应风险。”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秦克章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以钴为例,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梁华英介绍,中国的钴消费量约占全球一半,但钴资源量仅为全球1.1%,95%以上依赖进口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其重要的战略意义,欧盟、美国、英国等发达经济体对新兴关键矿产十分重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去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发美国第13817号行政命令,即确保关键矿产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。”秦克章介绍,今年5月,美国内政部又公布了35种关键矿产清单。

                秦克章提出,可根据中国的社会发展和矿产资源供需特点,将中国新兴关键矿产分为3类:一是资源短缺性矿产,如钴、铼、铂族元素等;二是技术制约型矿产如铍、钛、镓等;三是能够调控国际市场的优势矿产,如稀土、铟、铌、锗等。

                与会专家认为,目前国内新兴关键矿产家底不清,开发利用和统筹规划还存在诸多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铼是地球上最稀有的金属之一,常被用于高性能飞机发动机涡轮上,因此被誉为改变航空业的金属,但目前中国的铼储量尚不清楚。再比如,中国锂资源储量丰富,但由于开发滞后,大量锂资源依然依靠进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国一方面急缺关键矿产资源分布不清、潜力不明,另一方面稀土、稀散元素虽然具有绝对优势,但尚未获得应有重视,开发利用技术水平不高。”会议发起人、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吴福元认为,应将研究新兴关键矿产形成规律和超常富集机理、研发针对性的分析与勘查技术、寻找更多新兴关键矿产资源、增加战略储备、拓展关键矿产应用技术作为一项重大国家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(科技日报北京8月29日电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重庆新闻资讯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